笔辞阁

7. 匆忙成婚

今日光照熙和,侯府的庭院不久前栽种了一棵桃树,没几日就开出花骨朵来,空气里都是桃花淡淡的味道。

沈朝珏着了身藏金暗纹的玄衣常服,墨发高束,衬得身段清瘦。

以前的时候,他的衣裳大多是鱼徽玉去衣料铺子置办的,那时鱼徽玉能清除记得他腰身的尺寸,如今已经模糊。或许早就不一样了。

第一次为沈朝珏量肩腰的尺寸,是要做喜服的时候。

鱼徽玉先和他说好,沈朝珏起身,她拿软尺绕过他的腰身,动作有点像要拥抱,又虚又轻,是有些不真实的拥抱。

两个人都很认真,低头专注着软尺上的记号。等确定好,鱼徽玉抬起头,头顶磕碰到他的下颌。动作不大,但鱼徽玉隐隐有点疼,她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去揉沈朝珏的脸。“怎么样?疼不疼?”

沈朝珏皱眉,挡开她的手。鱼徽玉内疚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沈朝珏越过这个话题,问她软尺上的寸数记下来没有。

很小一件事,鱼徽玉一直记得,觉得当时两个人都笨笨的,很好笑。

喜服拿去做,很快被做好,很合身,他穿红衣很明朗。因为没有得到太多人的支持,所以婚仪没有大办,只有少数人见过两人穿喜服的样子。但该有的仪式,鱼徽玉都问来了,那日沈朝珏少有的顺从,很配合地过完所有步骤。可惜父兄都没有来,鱼徽玉一直很遗憾,直至和离后,这种遗憾才消散。

所有由二人成婚而生的困扰都随之烟消云散。

沈朝珏身上的衣衫用料极好,锦绣精细,比几年前好上很多,这样的衣裳,显得他离寻常人更加遥远。

提起二人从前的关系,一些小事不由而来地忆起。

鱼徽玉对他的明知故问避而不谈,再度追问,“你来侯府究竟何事?”

她不欢迎他的到来,和离时就说好了不相往来。

“沈大人是来找我的。”

一道男声响起,开口的不是沈朝珏,声音是从鱼徽玉身后传来的。是鱼徽玉熟悉的声音。

鱼徽玉转过身,惑然地看着鱼倾衍,“找你?”

长兄同样不认可她的婚事,对她与沈朝珏的态度一向冷嘲热讽。如今她才短短离京半载,二人怎的就能谈到一起了?

“我们要商谈公事,有何奇怪?”鱼倾衍道。

二人同在朝中,总要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性情不合,也不得不为了公事共处,如此看来并无不妥。

鱼徽玉点点头,“既然如此,不扰你们正事了。”

虽说法通了,但鱼徽玉不免好奇起他们是怎么缓和关系的。

鱼倾衍和沈朝珏性情都是极其淡漠的人,更不是会主动示好的人。二人之间有隔阂,又不得已一起处事,还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鱼徽玉对沈朝珏有爱慕之情的事是二人还在国子监的时候传出的风声,起初家里人问过,只当鱼徽玉是临时起意,没有多放在心上。

家人中对沈朝珏了解最多的人是鱼倾衍,他与沈朝珏是一同京考的,又是伯仲之分,鱼倾衍自然对沈朝珏有所了解。彼时还嘲讽过鱼徽玉,像她这样不学无术的人,竟然会对京考状元起心思。

鱼倾衍接触过沈朝珏,知道些沈朝珏的性子,断定沈朝珏不会搭理鱼徽玉,便没有放在心上。

平远侯心中一直有良婿人选,对沈朝珏的家世难以入眼,听信旁人的话觉得沈朝珏是看中了平远侯的势力,更是对沈朝珏嗤之以鼻。女儿虽有几分任意,但鲜少忤逆过家里。

本以为鱼徽玉三心二意惯了,过几日就会打消念头。可平远侯没有想到,女儿竟然铁了心到了非嫁给沈朝珏不可的地步。

平远侯不认这门婚事,直言只要鱼徽玉敢嫁,日后侯府不会再认她这个女儿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辞阁【bicige.com】第一时间更新《貌美又糊涂的前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偏执反派太黏人[快穿]过冬笨蛋路人也可以当万人迷吗[快穿]惊!听说你们这退休发老婆?明月应怜我她心怀不轨[无限]网文大神魂穿夫郎暴富了丰饶令使佐助君移花宫主[综武侠]孤寡仙尊家的猫猫不见了转生成枫原万叶的妹妹[原神][鬼灭之刃]社恐剑士不打低端局[红楼]皇太后成长计划假少爷一朝觉醒八零娇软后妈,撩最猛军官嘎嘎乱杀啾命天子高手的鱼塘里只养高手[电竞]摆烂后他们都叫我大佬[赛博]烟熏生锈钉海岛农场[种田基建]谢谢AI送我的末日体验文案反诈,从我做起[快穿]玄幻:增加好感度就能增强实力!【综】不可名状的男神收藏柜咒目师今天是否得到HE了错登科沉迷吃瓜的我泄露心声后全家炸了一个人的武林你还在想她吗我靠美貌追老婆说好十八线,天后什么鬼半机械人类成长计划富江系女主与蛊王交往之后在惊悚小说里谈恋爱[原神]修罗场,但学业为重穿到九零做厂妹[年代]有我你好不了一点国医长生:我能贩卖万物开局小渔村的我成为横滨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