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辞阁

13.见鬼

小眼大熊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辞阁bici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头顶传来巨响,铁棒擦着刘贵枝的头顶划过,将她身后大殿的窗户捅了个稀烂,木头像纸做的一般,断得干脆。不难想象,如果那如果是刘贵枝的脑袋的话,她的下场会有多惨烈。

从方才到现在已有两个回合,钟匠始终一言不发,但从他的表现不难看出,他八成是听到那些话了,而这也恰恰证明,刘贵枝说中了。

手里没有武器,刘贵枝根本挡不下钟匠的棍子,好在对方瞄准的是她,左右一套连招全朝着自己而来,瞎子站在一旁,始终很安全,这却令她十分疑惑——明明那如山铁证罗汉鞋正被瞎子揣在怀里,对方何故坚持对着她攻击?

心中疑惑很快被当头而来的铁棒打散。

刘贵枝尝试回想从前的武功,上辈子在练兵场,这样的铁棍,她一下午能夺下十个。可现在,她这具被雷劈过的神不神鬼不鬼的身体,做动作慢得像蜗牛,棍子从东来,她手还在西,棍子从西来,她手还在东。最要命的是,她根本没力气。

她一路闪躲逃到大殿之中,依靠立柱躲藏,钟匠便拎着铁棍将柱子打成了一嘴狗牙,不给刘贵枝一点闪身的机会。

一旁跟着她的马面急得大叫,一巴掌拍醒打瞌睡的牛头,迎着铁棒冲了上去,却眼铮铮看着铁棒和钟匠一道从自己身体里穿了过去,朝着刘贵枝脑袋而去。

刘贵枝见状连忙翻身攀上一旁的大佛,两手紧紧抱住大佛的脖子,整个人都躲在大佛牢固的金身之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狼狈大喊道,“你这样杀了我,见到尸体,衙门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会一直追查下去的!”

佛身之前,钟匠眼中反出金黄色的光,若有似如十分诡异,就这半晌的功夫,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蹲在地上缓了许久,却摇了摇头,语出惊人:“我尽量不杀你就是了。”

刘贵枝一愣,还未来得及理解这话中的意思,就见钟匠从地上站起身,单手立掌,对着大佛一鞠躬,腰还没直起来,随即就抡起了铁棒。

大佛空心,一身脆皮。从被铁棒击中第一下开始,裂痕便顺着佛手的纹路蔓延开来,传到刘贵枝脚下,只用了一须臾的功夫。

刘贵枝脚下一滑,很快便从佛头上摔了下来。

钟匠乘胜追击,语气是在谈判,手上的力道却丝毫不减,对着地上的刘贵枝便是狠狠一棒,抡出一阵风,“我有办法让你替我保守秘密!你只要什么都不说出去,就还能活!”

“什么办法?!”刘贵枝翻身而起,又是听得一愣。与此同时,“叮里咣啷”,头顶柱子又裂了个大口子,眼见着这座大殿就要因为失去支撑而倒塌了,她连滚带爬跌下石阶,连忙向着草丛跑去。

“你想!”钟匠毫不客气,瘦削的身影,抡起长棍的同时好像也要被棍子抡出去,可即便那样,也没有一棍失过准头,可见他此刻使出了多大的力气。

“你想!”见刘贵枝转身向院中跑去,他提脚跟上,又喊了一遍,“能让我相信你不会把我的秘密说出去的方法,你自己想!”

刘贵枝崩溃,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奇怪的敌人,不提条件,全靠对方揣度心思,“我自己怎么想啊!?”

钟匠气力本就不足,说话的同时又要打人,变得更加惜字如金,只道一句:“你的秘密!”

短短四个字,刘贵枝心中却闪过无数想法——“你的秘密”——他这是想让自己说一个秘密?

与此同时,殿中眼见刘贵枝钟匠一前一后从自己眼前跑过的瞎子,几次想要拦住钟匠都没成功,再来不急犹豫,他还是从怀里掏出了那只罗汉鞋,朝着钟匠提棍而去的背影大喊,“鞋给你!”

他脱手,将罗汉鞋扔到了地上,兀自向后退了五步之远。

钟匠停下脚步,侧目看了过来,然而犹豫片刻,他却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一转身,依旧朝着刘贵枝逃跑的方向追去,嘴里也依旧只有那四个字,“你的秘密!”

刘贵枝掩在草丛,看到这一幕震惊不已,头顶牛头清醒后终于飘来,摩拳擦掌已经等不及催促,“姑娘!放我出来!快点火!我来收拾他!”

点火——刘贵枝一只手的确已经按在了腰间的火折子上,只要她此刻吹亮这根火折子,将手里的纸活烧着,牛头马面的手便可碰到钟匠。可……她下意识看向身后正在搬石头准备砸钟匠的瞎子……

看到这一幕,她忽略了牛头的声音,反是对草丛中逐渐靠近自己的钟匠大喊道:“你不能……你就不能跑吗?”

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有些理解方才瞎子的话,抓捕犯人当该是衙门的事儿,她当该将这一切都抛诸脑后,想想自己的生死。钟匠无非是发现杀害能通一事已然暴露,意图杀人灭口,猜到这里,刘贵枝连忙向他提出更优厚的条件:“我向你保证,等你出了城门再向衙门说出真相,出了城门,他们或许就不会抓你了!你跑就是了!”

“你放过我!我现在就让你离开!”她用近乎祈求的语气喊道,接着便头朝地,向前一滚,狠狠摔在地上,扭了脖子。

钟匠一个跨步,跳进草丛,用棍子拨开草,指着刘贵枝的鼻头,眼中虽有动摇闪过,开口却毫无意外。

“你、的、秘、密!”

刘贵枝绝望。钟匠就好像一只听不懂人话的饿狼——瘦得如干柴,饿到只剩拼命活下去的力量,却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吃刘贵枝的秘密。可他,到底想听什么秘密啊?

她又能有什么秘密可说?

她的秘密说了,大伙儿都活不成。

“我……”她还在犹豫。

然而就在这走神的一刹那,铁棒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头顶,她那本就不结实的脑袋,轻松被锤出了个大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后抢了男主的路年代文小反派的极品后妈[八零]修仙:从征服女帝开始从有一个空间开始爱卿,快来救朕二婚娇宠:在他的指尖沉沦无法升级的异世界滞留者开网店赚钱买外挂窥探者自述江湖人称王霸者也娘娘她配享太庙我在古代捡垃圾我和龙王的平常生活神明的宠爱侦探社的猫是名侦探他看起来很会谋君(重生)穿成六零小崽崽,瓜田有猹在出没[fgo+崩铁+原神]没有帅哥吸的未来这冠位御主不当也罢埃琳娜的消失社恐做炮灰可真难疯批王爷读我心,我改剧情发神经是手术果实不是反转术式100万它诱惑着我【无限】[综武侠]游戏玩家她称霸武侠穿越吧,诸天敬红妆财色巅峰千切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嫁给残疾兽人后打了全部落的脸渣女她翻车了[快穿]侯府继母摆烂日常大理寺的仵作官七零国医无双等等!白月光回来了?道士招惹蛇(快穿)数风流路人甲觉醒却万人迷了【王权无暮+彦卿】剑中王权剑外仙养成的反派全都翻车了[快穿]狐仙波有之四季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