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辞阁

第2章 父与子你与我

镜海沧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辞阁bici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稍微……

让时间回到早些的时候吧。

混账父亲和懂事的儿子间,要是有什么话想对彼此开口,起头的肯定不会是老爹。

源稚女的确有很多话想对上杉越说。

“父亲”

这个身份,并不简单只是由血缘关系延伸而来。

而是一段生活,一种陪伴,经由无数的回忆堆积而成。

青年很清楚地认知到……

所谓儿子对父亲的爱,并不存在于自己心中。

从小与哥哥被寄养在乡村的一户普通人家内,抚养他们的据说是个黑帮混混的中年人,可能都比上杉越更像他的老爹。

“如果不是舜先生,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其他亲人活着……”

“父亲,妹妹……我对你们的了解不多,甚至可以说是陌生。”

“这并不怪你,父亲。”

“没有你的血脉,我也无法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手里提着充满机械感的刀鞘,走在已经无人的街道上,源稚女对身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依旧是一副拉面师傅的打扮。

只是他腰杆挺得笔直,包裹头发的白色头巾下一双眼睛目光深邃,仿佛有黑色的涡流盘踞其中。

唯有注意到这双眼睛,才能察觉到他其实是个很惹人注意的人,像一只林中盘踞的老狼,饱经风霜的皮毛遮掩不住曾经的勇武。

“我……至少想为你做些什么。”

他对源稚女说道,声音沉闷,带着中年男人特有的苦涩。

源稚女也不由得沉默。

半晌,他才闷闷地回答道:“其实也不需要你做太多……父亲。”

等他说完这句,这外人看到可能会感觉像是爷爷和孙女的父子间,又双叒叕一次陷入沉默。

源稚女是个没有父亲的人。

上杉越也是个没有父亲的人。

这或许是他们父子之间,最大的共同点。

“我是个什么也不会的老头子……”

“但要让这把老骨头去砍人,多少还是能给你帮上一点忙吧。”

又一次开口,上杉越的声音,听起来莫名有些卑微。

几十年的隐姓埋名,他已经学会了“卑微”这种高高在上的“皇”

不曾有过的东西。

但现在他绝不仅仅只是个不知所措的老父亲,另一种更加激烈的东西,正推动着他的脚步与源稚女一同前行。

“歉疚”

的感觉就像是一桶助燃剂,狠狠地浇在他的心头。

他的母亲夏洛特修女并没有其他家人,在那时候一个孤身一人、但年纪轻轻就有了孩子的女人要面对的困难简直难以想象。

她不得已不得向教会已隐瞒自己有了孩子的事实,上杉越因此以弃婴的身份进入教会的育婴堂。

他在教会学校里长大,那时候他经常去教堂祷告,只是为了多见见自己的妈妈。

可他不能对任何人说出他们的关系,他只能和福利院里其他的孩子一样在背地里偷偷地叫她妈妈,如此度过每一个孤独的夜晚。

所以他才能理解源稚女。

没有父母,只有哥哥陪伴着他,二人相依为命的一起长大。

但哪怕是这样的生活,最终也逃不过被人所玩弄的命运。

常人难以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自己被某种无形的手掌操控着犯下难以清洗的罪恶,最终不得以让哥哥亲手将弟弟杀死,将一切全部掩埋。

源稚女对他讲述的故事,简直就像是某种……对上杉越的人生的嘲笑。

“那个让你们变成现在这样的人……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此地有妖气我老娘是武则天团宠:暴君父皇靠读我心声治天下浪飞:我是扶弟魔们的弟弟前女友看不起,却不知我是仙帝浴血夜狼苦窑进修后我重生了,从赶海开启富豪之路明星组队求生,开局被女神们倒追命运之梦伐夜使身份曝光后,丈母娘吓跪了重回高中课堂的仙帝替身?滚远点错嫁后成了总裁心尖宠签到,人在孤岛,刚自建豪华别墅美食定制商重生,老婆孩子都活着真好凭什么我当接盘侠,还要替你养娃我没想做演员女神的剩斗士重生火红年代,我会出手无垠大牧场都市之魔主重生四合院杀疯了,你问我眼睛干不干怎么办?世界首富都想跟我借钱女尊高武:从幼儿园开始拒绝表白售楼小姐那些不能说的秘密热血传奇之重燃2001顶级赘婿姐姐别乱来,我真不是傻子了李老三的小日子鉴宝逆袭:透视无敌手重生:权势巅峰开局系统加身告白嫌我死肥宅,怪物降临哭什么盗墓: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华娱:佛系巨星与进击的白月光昨夜长歌这当然是娱乐恶果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