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辞阁

18.小妈

娇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辞阁bici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漪歌姐……”寥寥几句是描述不清一个人的,原书作者只写了申漪歌坏,申漪歌骗人,申漪歌缺爱缺钱,可没写她过往二十几年的日日月月,她可能没那么好,但她感知到的善意本就不多,就算想学好都没有合适的例子。

罗依暖明白了,申漪歌为什么一定要说她得感受到姜郁迩的好,才能明白她的话了。

确实是如此,如果不是跟姜郁迩打过交道,她可能不会觉得世上有姜郁迩这样好到纯粹的人,更没有办法去想就是这样一个人破坏着别人的家庭,刺激的一个孩子去杀她,更没办法理解申漪歌的依赖和绝望。

她爱过姜郁迩,是孩子对母亲的幻想,可到头来发现姜郁迩和她的母亲也没有什么区别,还因为帮这样的人,把自己送进了申家。

罗依暖好像能解释姜郁迩和申漪歌的奇怪了,姜郁迩突然让她们留宿是想让申漪歌看到这个保持很好的房间,她知道申漪歌缺爱,所以在试图证明她爱申漪歌,弥补她,而申漪歌她是矛盾的。

她应该没有后悔搭救姜郁迩,姜郁迩始终温暖过她两年岁月,但她没有办法不去讨厌姜郁迩,不是姜郁迩有多坏,而是她跟她最厌恶的亲生母亲拥有一样的身份,不过……她应该还是有些依恋姜郁迩的,不然也不会保护她了,刚刚也不会去拿娃娃了。

最要紧的是哪有那么多听说,姜郁迩又不是什么名人。

申漪歌的交际圈就那么大,身为她妹妹的申玫意都不认识姜郁迩,她的圈子里又怎会有那么多关于姜郁迩的近况,最大的可能还是申漪歌她自己打听的。

从头到尾的孤寂并不吓人,因为不知道甜的滋味,没办法去贪图,往往是拥有过温暖再失去,才是最可怕。

罗依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宽慰申漪歌,她常常会对申漪歌手足无措,无论是风情万种的她,还是眼前这个透着几分脆弱的她。

罗依暖叹了口气:“漪歌姐,你要是难过就靠靠我吧。”

她张开了怀抱,慢声道:“我们是要做朋友的,朋友之间理该互相安慰。”

申漪歌的悲伤没有持续太久,她也没有去拥抱罗依暖,她抬起手捏住了罗依暖的下巴,眼中一瞬间就飘进去了笑意:“罗二小姐,我为什么会难过?你都不知道,拖着你们的福,我现在的日子过得有多自在,我以前听不到的童谣,现在想听多久都行,哪怕是想听睡前故事也有大把人愿意给我讲。”

这不奇怪。

申漪歌舅舅舅母那么爱财的人,申漪歌给钱,她们可不就是什么都愿意嘛。

可钱换来的……申漪歌真的感受不到差别吗?

罗依暖觉得别扭,她并不喜欢靠着申漪歌自欺欺人,她扁扁嘴,目光带着怜惜:“漪歌姐,如果你想听睡前故事,我可以给你讲,如果你想听童谣,我也可以给你唱。”

她顿了顿,语气多了些无奈:“不需要花钱的。”

申漪歌笑容有瞬间的僵硬,可很快就被她掩盖了过去,她是个很好的演员,有的时候连自己都能骗过去。

她歪歪斜斜靠上了一点罗依暖的肩头,侧着头看她:“罗二小姐,你这是要给我当舅妈?还是妈妈?”

罗依暖忽略了申漪歌戏谑调笑的口吻,她只闻到了一股香,引人沉醉的香。

申漪歌身上的香水越来越好闻了,那股香味能够轻易蛊惑她的神经,她鼻尖忍不住跟着轻轻嗅了嗅,颤动的鼻翼被申漪歌看了个正着,她又靠过来了一点,似要将罗依暖埋进香海中。

罗依暖急红了脸,她朝后一仰,避开了申漪歌贴近她怀抱的可能,喊了一嗓子:“漪歌姐,我们是朋友!”

她吓得惊慌失措,极力抗拒,又不太敢跑的样子像只惊吓过度的猫。

罗依暖该来咬她的,她有这个本事。

申漪歌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恍惚,眼前的罗依暖不像是罗依暖,太乖也太过纯情。

想的有些偏了,她摁着唇,笑出了声:“罗二小姐,你倒是说说,这天底下有给朋友讲睡前故事的吗?”

“有!”

罗依暖答得掷地有声,很是响亮,就好像真的有一样。

可亲人都做不到如此,更何况是朋友。

申漪歌眼睫轻轻颤动,思绪不受控地飘远,又慢慢回转,她拽住了罗依暖的手腕,指腹用力贴了贴她腕间柔白的肌肤:“罗二小姐,你刚刚说,我们是朋友了?”

罗依暖作为一个旁观者,她对申漪歌抱着最大的同情,也有着深深的怜惜。

她本该远离申漪歌的,可这种时候她忍不住点头:“嗯。”

如果做朋友就可以将申漪歌拽离她陷入的怪圈,那么她愿意伸出援手,她本是个良善的人,不该因为极端的环境而泯灭。

可申漪歌是不按着套路出牌的,她忽然伸出手一把扯住了罗依暖的领口,她将罗依暖拽近,鼻腔呼出的热息都能落在肌肤的距离,罗依暖脑袋有瞬间的发懵,只有申漪歌的声音在耳边慢慢响起:“那朋友之间是不是该互相了解?”

申漪歌的指腹很是突然地抚摸到了面颊的位置,她捏着嗓子说道:“罗二小姐,我好像还不够了解你。”

太近了。

这样的距离早已超出了安全范围,罗依暖缩了缩脑袋,僵硬地避开了申漪歌的手,垂落在双腿上的手,无意识地捏紧,她像是只乌龟,在觉得危险的时候,急需避身的壳子。

她不知道申漪歌想做什么,可她忘了告诉申漪歌,她有点喜欢她身上的香味,如果再近,她可能会忍不住逾越。

罗依暖的慌乱都落在了申漪歌的眼底,她只是笑,也不说想做什么。

罗依暖实在是猜不透她的心思,只能是又退了退:“漪歌姐,以前是我不好,我以后都会对你很好的,如果……如果我能做到的话。”

她好像给不起什么承诺,因为她误入了个笼子里。

她拥有了原主的身份地位和财富,也代替她成为了一只精致的鸟雀,那绝不是她的错觉,只是她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罗清暖的人还没过来。

她的视线忽然在申漪歌身上停留,想都没想就问出了口:“漪歌姐,你出现在这里是你自己来的,还是姐姐让你来的?”

申漪歌脸上的笑容慢慢消退了:“你猜,你能不能在我这得到答案。”

其实申漪歌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这里是申漪歌引诱她过来的,申漪歌早就决定了要来,但申漪歌也不全是她主动过来的,她来的这样巧,一定还有罗清暖的推动,当然这可能也在申漪歌的计算之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公主没想当团宠[娱乐圈]我推的孩子从20年前拯救星野爱修真界禁止畸形恋爱黑化值爆表[快穿]礼貌交往她与我重生龙族的我基建暴打神明海燕同穿异越农门医妻:稳做权臣心上娇COS夜翼的我穿到了初代罗宾时期报错专业,被迫内卷俗套童话网恋跑路后死对头追到恋综了我用无限流治疗社恐作精大小姐她吃苦耐劳[七零]非人造物[人外]开局小木筏[求生]持剑之人叛朝反贼们对我追悔莫及金玉难养攻略男主七次失败后高危双O恋领盒饭后金手指上线了病美人网恋后恋综掉马了神明的恋爱脑[快穿]捧哏陈怀安我真没想和豪门前夫谈恋爱清穿之侧福晋悠闲日常我靠恋爱系统在古代推广紫砂壶科技玄学,电子跪拜每天能开仨快递炼墨奸臣号废了,我重开[重生]被休,但称帝了论那个转职的大地女神华夏先祖,助我为帝!一树人生虫族另类婚姻实录(代号鸢/三国)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真酒玩家有话要说